欧洲杯竞彩



铅山风情九十五——传奇天子地故事说虹桥

发布时间:2020-02-16 10:31来源: 铅山文联编辑:铅山文联 视力保护色:
打印字号:  

在世界各地,叫虹桥的地名很多,很多仅与一座桥有关。在铅山,虹桥不仅是座桥,还是一个乡镇的名字。该地名与一块“天子地”的传说有关。

夹着一条秀美的河流蜿蜒而进,两岸是恬静的村庄与山峦。顶端靠西,有个叫天堂里的地方。

山如两扇门,在重重的山门之中,天堂里就在这个山环水抱之间。山水灵气育有一块风水宝地,叫:犀牛望月。只是月之阴晴圆缺,变幻霎间事。山川灵气功德圆满也非一朝之功。得之,必待天时地利人和之机,也必是厚德传世之家、大贤大德之人。

唐末,朝廷昏庸腐败,天下暮气沉沉,百姓苦难,天地无光,犀牛望月之地却端气祥结。有位叫玉祥的地仙守望吉地几十年,感觉犀牛望月之地,地气萌发,似有破土之势,心感吉地正待良人。于是,他遍访巨族贤德之家。发现桥亭里黄氏一族人文鼎盛,睦邻乡友。于是在黄德公去逝时,他便替东家择选了这块“天子地”。

果然,寅葬卯发,黄氏子孙中有一位屡试不中的秀才,当年乡试中举。于是其又赶到京城考进士,虽然落榜,但结识位王爷,竟然得以举荐在京城为官。

黄氏族人非常感恩这位叫玉祥的地仙,每次玉祥路过黄氏家门,族人都待其为上宾。

由于京城万里,官员回家不便,黄氏夫人一人待在家中就不免伶仃寂寞。

有一年,官员回乡,又匆匆离家。不久,黄氏夫人发现自己怀有身孕。时至年终,近春节仍不见丈夫归家,心便有想念,且有了焦躁,对地仙所谓的光耀门庭之说便有了冷淡,对地仙的自视功德便有了不满。

于是,招待先生端出的为冷饭剩菜。天寒地冻,打盆洗脚水,竟也是冷水相对。这位玉祥立即明白,女东家不满了。女主人隐喻地告诉他,晚上没个暖脚之人,她对丈夫京城为官不能抽时间操持家务而心中有怨。

好与坏已不辨,善与良已不分,恩与仇已泯灭,如此心胸狭隘,又刻薄寡情之人,今后怎母仪天下,又怎能教导子弟恤备为民、惠济百姓。

掌权者,不能福民,就只有害人。

于是这位暗中考察黄氏德行的玉祥先生,决定将“天子地”毁之。

他用符纸剪一条蜈蚣,在圆月之夜设坛作法,祷告上天,向月一抛,蜈蚣竟腾宵飞升咬着月光不放松,遮住了人间一片光。雷公夜间巡视见之大怒,招来电母龙王,一时电闪雷鸣,一个霹雳,将蜈蚣打下,惊得一枚石从月光下掉下来,落在山下。此后虹桥桥亭一带,又称雷打石。

说来也怪,自此天子地一带,月常伴云而起。天子地得不到月辉的照耀与滋养,花枯叶凋,再难成气候。只是黄氏妻已怀孕在身,此男孩出生后,虽不能贵为天子,但长大必为奸雄,有祸乱灾害一方之忧。

于是,地仙决定乘小孩尚在腹中而除之。

相传,黄氏小孩尚在腹中时,家中就有一只金鸡飞临,一条乌黑发亮的神犬相随而来。白天金鸡飞屋上以栖,晚上黑犬则睡在家中屋顶,以覆屋中紫气祥光。

当时,正遇黄巢兵进江南,有其谋士观天像,发现饶、信二州有紫气冲斗,似有天子之气。对这要与黄巢争夺天下的人物,应先除之而心安。于是便日夜寻访。无奈,似有天狗模样的一块云,遮住光毫,护卫左右。让其很难找到光源所在。

地仙,对这金鸡这条天狗也无甚办法。

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这位媳妇忍不住相思,对地仙讲,想要丈夫回乡。地仙见此机会假言:鸡飞狗跳,家非祥兆。畜生在屋顶,挡住了家中的气运。

媳妇问计,地仙言:若将金鸡乌狗除之,其丈夫必定官升三级,回家就自由了。

媳妇信以为真,一天喂食,故意将乌狗唤在室中,将门反锁,叫来族人一同将乌狗击杀。乌狗尽忠不得,阴魂化着乌鸦而悲鸣。同时趁金鸡夜眠,捉拿宰杀。金鸡委屈,化作一只八哥日夜悲啼。

八哥的悲鸣让地仙有所省悟,想到黄家人多年的恩德,自已只受一时的怠慢就恩将仇报,深感自己德行欠缺。于是,立即告之黄氏族人,三日后,可能有兵灾来临。要避兵祸。一是要在桥亭处的双溪之间挖九口塘。二是在三日之后的寅时,派人在村子前的竹坞吹牛角打战鼓,到时会有兵将来救。

黄家觉得奇怪,自知本族人一直勤劳本份耕读传家且在深山,山高皇帝远,怎会有祸?想深问原因,地仙又言:天机不可泄露。于是,挖塘、吹号也就没有亲力亲为,只派下人前往。

下人在双溪口打了八口塘,看到还有一口塘再要安下去,地有点狭窄,就停了工。

当夜,黄巢的部队军师就看到铅山天堂这个地方紫气冲天。他知道,江南这位与黄巢争夺皇位的人在铅山,在一个叫天堂里的地方,于是派人追杀。

三天后的后半夜,黄巢军队就到达天堂附近,看到一路灯火通明,兵将如潮,负责吹牛角打鼓的下人慌了,还未到寅时,就吹角打鼓。本来,寅时吹角打鼓,竹坞山上每根竹子每节竹都藏有一阴兵,可布八卦阵引开敌军。此时,当前,每节竹闻角听鼓裂开,竹中的每个阴兵还是婴儿的模样。

传闻,黄巢派大将领军队到天堂里,也不知哪位是天子之身,于是见男人就杀,见女人就砍。黄氏媳妇躲在桥亭的桥底下,黄巢军未发现,媳妇本认为可躲过一命。不想旁边大树上,那只化为乌鸦的乌狗大叫:桥底,桥底。将军恰好听到,顿时醒悟,于是发现妇人,将其斩杀。

黄巢军见桥下再无活口,本想离去。不想黄氏腹中婴儿咬破其母肌肤从腋下而出。那化为八哥的金鸡扇着翅膀叫唤:腋下、腋下。黄巢将军听之,好像明白什么。返回,见到一男婴从一妇人腋下钻出。正待举刀,不想婴儿竟化成一条鲤鱼潜入水底。黄巢军赶紧将溪水舀干,不想鲤鱼一下跳入塘中。黄巢军赶紧将塘水舀干,鲤鱼又跳,反复如此,待第八口塘水见底之后,本想跳到另一条溪的鲤鱼跳到岸上。鲤鱼一到岸上便露出人形随风而长,转眼就有将军的个头。黄巢将军立即举刀相向,顿时鲜血飞天,血流成河。有声音慨叹:早了三天,你杀我。迟上三天,我杀你。

因“天子”死在桥下,血染整条河流,十里而歇,到一古桥而止。血所停止的桥当地百姓称:红桥,后谐音:虹桥。所流而徘徊的村叫红家,后称洪家。

后来,黄巢兵败而亡,有术士言,其实天堂里的天子地已被地仙毁了地气,“天子”出生只能称霸。若黄巢收得,可助黄巢帝业而称霸一方。可惜死在黄巢之手,是自毁长城。

所以江南谚语云:黄巢杀人八百万,杀错凡间半个人。未脱胎,只能称半个人儿。

所以铅山人骂人不懂事,都讲:你还在娘的腋下。

浏览量: